央妈“因子”重出江湖 人民币暴涨千点重启升值通道

尊龙人生就是博

2018-10-03

  央妈因子重出江湖,人民币暴涨千点,重启升值通道  来源:秦朔朋友圈  就在8月24日晚间,一个沉寂近1年多的逆周期因子重出江湖,在岸和离岸人民币大涨千点至附近。 也就在当天上午,由于中美最新协商并没有更新的积极消息传出,人民币一度跌至附近。   究竟哪几大因素导致人民币瞬间大涨逆周期因子又是什么人民币未来的走势究竟如何中美政治的考量究竟如何影响汇率  逆周期因子重出江湖  8月24日上午,中美贸易磋商并没有最新的好消息传出,我以为人民币要大跌,但事实上并没有,跌幅很有限,其实市场早已将悲观预期都定价了,也已经习惯,可见人民币前期被超卖。

而且当天大多数时候,离岸人民币实际上比在岸价还要强劲。

某离岸大行外汇交易员对笔者提及。   其实在逆周期因子正式重出江湖前,不少交易员就已经表示过其空翻多的意愿,毕竟过去的经验告诉他们,在以上继续看空人民币是要付出代价的,现在连一些外国基金都已经懂得了这个道理。

  8月24日晚间,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发布公告称,绝大多数中间价报价行已经对逆周期系数进行了调整,预计未来逆周期因子会对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发挥积极作用。 受此消息提振,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迅速飙升。 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夜盘拉升逾200点;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日内大涨逾600点,逼近关口。

    逆周期因子究竟为何物由于央行每日会根据隔夜美元和一篮子货币的情况来设定中间价,而当日的交易就围绕中间价上下2%的区间内波动。

逆周期因子的加入增加了中间价设定的灵活性和不确定性,例如人民币升值时期,如果当天从升值到,原本第二天中间价应该是,但现在可能通过因子的设定来让它变成或,即升值得慢一点,改变人们的单边预期以及减少了中间价的可预测性,而如果在贬值预期过重的时候,中间价就设定的强一些。 其实,当年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部分原因就是顺周期操作,因此预期管理不可忽视。   逆周期因子的首次引入是在2017年5月。

当时,美元指数从4月7日的回落至5月5日的,降幅达%;但同期,人民币中间价仅由升到,升幅仅%。 市场对于人民币的贬值预期仍然过重,也出现了抛售的羊群效应,这在逆周期因子亮相后开始得到改观。

  而本次启用逆周期因子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重启逆周期因子针对的是外汇市场中存在的顺周期行为;其次,重启逆周期因子有望缓解一部分贬值压力;第三,重启逆周期因子有助于降低汇率稳定与利率政策之间的冲突(如果需要以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来支持经济,那么就需要继续降准或适度释放流动性,这会对持续贬值的人民币继续施压,而引入逆周期因子后,人民币的抛压会适当减轻,同时也避免了汇率束缚货币政策的手脚)。   也有分析指出,6、7两月银行结售汇差额连续收窄,但近期贬值主要是美元指数上升和贸易摩擦的冲击所致,中国经济基本面并未出现重大变化,逆周期因子旨在对冲市场顺周期行为,引导市场预期,防止形成过度羊群效应,打击套利资金,避免人民币汇率过于偏离基本面。

  美元多头的倒戈  其实,人民币的大涨跟美元多头的倒戈也密切相关,逆周期因子并非全部因素。

    美国的央行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上周五在全球央行年会期间发表的鸽派言论,彻底击溃了多头的信心。

他当时发言的大意为,美国会继续加息,但还没有理由加速加息。 这就产生了预期差,导致美元多头丧失了信心。

  鲍威尔提及,虽然表示有很好的理由预计美国经济将继续表现强劲,但更强调了似乎并没有迹象表明经济过热的风险上升,美联储没有看到通胀加速超过2%的明显信号。 循序渐进的加息能避免加息过慢和过快。 目前,市场普遍预计,美联储今年还将在9月和12月分别加息一次,总计50个基点,而这一预期也早就被市场消化。   此前,美元多头都在屏息凝神关注此次年会。

近期美元兑几乎所有G10货币头寸均处于极值,周期性估值模型显示美元被高估了2%左右。 短期看由于美元多头规模巨大,结利引发美元进一步下跌风险犹存,因此鲍威尔的发言也备受关注。 也正是因为鲍威尔此次意外的鸽派言论,导致美元多头敞口被清理,从而导致美元承受抛压。

  尽管美国经济目前一骑绝尘,二季度GDP高达%,但眼下美联储似乎在担忧更为长远的问题,比如如何应对下一次衰退,如何解决结构性问题,如何应对不断扩张的财政赤字等等,似乎长期并没有这么乐观。   目前,美联储已经看到了经济存在的三大风险房地产、贸易摩擦、财政赤字。   在上周四公布的美联储会议纪要中提及,美联储认为房地产似乎在弱化的迹象,这可能反映了居民可负担能力下降、住房抵押率攀升、建筑许可推迟等。

  第二大风险即贸易摩擦,所有委员都认为这是重大的不确定和风险来源。 美联储认为这会导致就业率下滑、家庭购买力下降、生产率低迷,并可能破坏价值链。   第三大风险,则是财政政策被认为是经济前景最大的上行风险。

纪要暗示,减税可能不会给经济带来此前预计的推动力。 税改对需求效果的拉动可能不会那么大,因为当前资源利用率已经十分充分,税改的乘数效应料不会像其他经济周期时显著。     美联储甚至还认为,未来如果财政动能的下行速度快于预期,或后续的财政紧缩强于预期,就很可能对经济构成下行风险。   其实,很多交易员此前就说过,没有只涨不跌的美元,美元会以自己的方式均值回归美国经济尽管快速扩张、短期没有萧条迹象,但美国在承受不断攀升的利率、强美元和关税将冲击美国出口、历史新低的失业率意味着美国很难找到更便宜的劳动力、晚周期的减税等财政刺激加剧财政负担,因此其实不用担心美元永远涨不停,一切都会自我修正、均值回归。   未来人民币预期稳定  就今年来看,似乎市场可以不必过度担心破7风险,不论从交易角度还是政策角度,中期人民币汇率的预期基本稳定。   现在离岸人民币的交易量很小,因为毕竟没有人愿意在的点位轻举妄动,但也因为交易量小,一有风吹草动,就容易大涨大跌。 但只要到了或,交易员基本都不会继续追,相反会转而做多人民币。 某大行外汇交易员此前对笔者透露。

  至于未来的交易思路,其也表示,在现在这个点位(),我可能会看平,因为有很多敞口(做空人民币)在过去几周已经被清理了,因此也不需要贸然行事。 未来的关键可能是,中国央行会继续降准,可能就在9月,那么这可能会对人民币产生小幅压力。 但总体来看,抛压要比6月小的多,做空人民币的情绪并不强。     此外,中美之间的政治考量也是交易层面不可忽略的一点。 人民币今年对美元大幅贬值近10%,如果进一步走贬,很难不引起特朗普的口诛笔伐,而在中美贸易摩擦持续的时间窗口,这一压力无疑更大。     早在上个月,由于美元指数从的低点一路快速飙升,突破95的重要阻力位,特朗普当时就再度表示了不满,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元走强不利于美国。 他也不满意利率增长,担心利率走高将美国置于不利之地,指出当欧洲央行与日本央行维持货币宽松时,美联储加息可能对美国不利。 特朗普的这一讲话当时使美元从一年高位下跌。

  多数机构预计,短期内人民币汇率有望摆脱连续贬值格局,呈双向波动特征。

中期看,美国经济稳步向好、美联储渐进加息、欧日央行保持政策宽松,以及部分新兴经济体货币危机条件下,美元指数仍获支撑,加之贸易冲突的影响,人民币仍有一定贬值压力,但中国经济基本面平稳对人民币构成支撑,即使是今年经济出现走软迹象,但在政策转向后经济持续下行的压力并不会继续大幅加重,再加之逆周期调节,各界都认为人民币继续大幅贬值的可能性很小。